為蓮生活佛主持剃度的果賢法師

果賢上師的三次閉關
聖尊蓮生活佛的剃度師果賢法師(蓮起上師)站在師尊右旁
文╱真佛記者 白石
真佛宗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,曾發誓願「粉身碎骨度眾生」、「不捨一個眾生」。蓮生活佛創立真佛宗二十多年來,全世界已有五百多萬弟子,三百多個道場。而發心受戒的出家僧寶更有四百多位。
真佛宗今天能有這麼多福田僧,這一切都要感謝當初為蓮生活佛主持剃度的果賢法師(即今之果賢上師)。
果賢上師皈依蓮生活佛的時候,已出家快二十年。
蓮生活佛是果賢上師的皈依師,果賢上師是蓮生活佛的剃度師。
 
誠如蓮生活佛所言:「其中有很深很深的因緣存在。」
 
這一段殊勝法緣的師徒佳話,就猶如當年禪宗祖師六祖慧能,由其出家弟子印宗法師為其剃度一樣,是因緣甚深。
法相圓滿莊嚴,氣度謙和自在的果賢上師,在前後三次共長達十三年的閉關修行後,今年6月20日由其弟子常義法師、徒孫演湛法師陪同下,專誠前往西雅圖探望蓮生活佛。蓮生活佛、師母蓮香上師並率弟子前往接機。師徒睽違十九年之久,性情真摯的果賢上師一見到師尊,一邊頂禮一邊說道:「非常想念!非常想念!」
師尊蓮生活佛曾說,果賢上師有一個口頭禪,「不要緊,沒關係。」也就是廣東話的「嘸所謂,嘸關係!」果賢上師真的是很隨緣,6月23日西雅圖雷藏寺週末同修會開始前,上師在真佛密苑接受了真佛報記者的專訪。
《三次閉關作禪修探討》
佛緣深重,慧根早顯的果賢上師,在十五歲時接觸到一位也是明心見性的禪宗師父上聖下念老和尚,聽了很多禪宗的公案及故事。很快地,上師便皈依在這位禪宗師父門下,四年後剃度出家,現比丘相。
有些法師出家剃度,很多都是發大願要了脫生死,有的說是要荷擔如來的事業,或是為了開悟。上師的看法是:這只是原則上的目標而已。像他本身而言,皈依禪宗的師父學佛,心裡面已經有了目標,要出家就不需要再發這個口頭的願,所以,出家的緣到了,就順其自然出家。所以,上師說他的出家只是以很平靜的心來出家。
果賢上師出家後,經過一段很長時間的修行,認為應該閉關,做進一步的禪修探討。依此因緣,也促成了果賢上師長達十三年的三次閉關。
果賢上師提到自己三次的閉關,都是在香港慧泉寺的小閣樓,都是採取比較自由的方式。在1988年年中的第一次閉關,上師是用顯宗的方式,住在小閣樓,有個小露台,還有個小佛壇,閣樓下面還有個小窗。有弟子和居士來探望上師,或者問事情,他們就拍一下鐘上的鈴,上師聽到後,就下樓接見他們。這些弟子或善信來的時候都沒有預約,他們隨時到,有時候他正在打坐或念經,變成好像不能定下來。這也就是為什麼上師第一次的閉關僅維持短短的半年,在1989年年頭出關。
由於有了第一次閉關的經驗,果賢上師在爾後的第二次及第三次的閉關方式,便將閣樓的小窗封掉,不接見任何人,也沒有講話。弟子善信若有特殊重要的問題要問,他們就寫字條傳達給上師。上師第二次的閉關潛修,歷時三年三月又三日,期間自1989年10月至1992年12月27日。而第三次的閉關,歷時九年多,自1998年1月4日至2007年農曆正月初二出關。
果賢上師原是禪宗臨濟宗的門人,在閉關潛修期間,上師主要的修行,離不開讀經、靜坐,還有看大藏經中關於禪宗的公案,當然,還旁涉研讀其他的經典。當再問到上師未來是否還有閉關的計畫,上師認為還是要看因緣。
上師談到在他第三次閉關的後幾年,專門研讀玄奘法師翻譯的六百卷「大般若經」,有很深刻的體會。上師覺得六百卷「大般若經」,對於一般善信而言,讀起來太長了。後來在大藏經中,上師研讀到由鳩摩羅什法師輯錄自「大般若經」第401卷到478卷,濃縮成27卷的「放光般若」,上師認為「放光般若」對於一般佛弟子而言,無論去看、去唸,都會比較容易完成。因此,上師出關以後,囑咐弟子將「放光般若」印成兩本單行本結緣流通。並從今年四月初四文殊師利菩薩聖誕開始,上師每天下午三點到五點在慧泉寺,以讀「大般若經」做為常課,好像一個讀經法會,主要是上師讀經,眾善信在下面聽。上師表示,這個常課不像平常善信一起敲木魚,一起唸經的方式。大家一起唸經的時候,用歌詠的方式,聲音雖然宏亮好聽,好像很莊嚴,但是不是太多人能夠一面唸經,一面留意上面的意思,「就好像佛跟須菩提跟舍利弗師徒之間的對話,普通一起唸經的時候,好像很平凡,沒有什麼味道,我用我自己體會到的方法,我一個人唸出來,就好像師徒對話,很親切的,他們在下面聽,那個意境就出來,這樣比較容易得到裡面的法味。」

Recent Posts

Speak Your Mind

*